香港服务器

博物馆、互联网公司纷纷加码数字艺术品 数字藏品为何火爆?

本文转自:央广网

央广网北京1月24日消息(总台央广记者李杨)2021年,数字藏品风生水起。无论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企业,纷纷开始发行自己特定的数字藏品。在海外,这一年也被称为“NFT”元年。所谓“NFT”指的是非同质化代币,围绕NFT的交易额超过196亿美元,是2020年体量的228倍。NFT数字藏品共创造了超过65亿美元的总交易额。

和海外NFT数字藏品交易市场相比,国内的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售价相对“亲民”,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关注。消费者对于数字藏品的热情是出于喜爱还是为了投机?数字藏品等“虚拟资产”火爆的背后,有哪些问题需要警惕?

数字藏品,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,对应特定的作品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,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,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、购买、收藏和使用。

2022年初,互联网公司开始入场数字藏品,小米、美的、哔哩哔哩、阅文集团都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藏品。1月19日,网易星球正式宣布推出数字藏品功能。网易星球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顾费勇介绍说,艺术数字藏品这扇大门打开后,会有很大的市场机会。“数字藏品跟原来的实物藏品(相比),有更好的表现力,以及收藏感觉。我觉得它不仅仅是大家去炒作的热点,一两个月就结束,做这个未来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。”

在2021年6月23日,支付宝联名敦煌美术研究院推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皮肤,数秒即售罄。而河南博物院在2021年12月16日发布了数字藏品“妇好鴞尊”,售价19.9元,限量10000份,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销售一空。

河南博物院文创办主任宋华介绍说,1月21日,河南博物院又发行了3款文物数字藏品——《人首蛇身玉饰》《云纹铜禁》和《莲鹤方壶》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参加了今年集五福的活动,和洛阳博物馆一起带来了河南文物虎符数字藏品。

宋华介绍:“大家能够更真切地感受到文物的独特魅力,我们也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于中华传统文化,对于博物馆,还有对于豫博文创的热情和喜爱。我们在积极推进这项工作,也希望扩大文创产品的覆盖面。特别是今年,我们还参加了集五福活动,也想通过这个事来让中老年人群能够参与进来,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实现文化反哺作用。”

宋华表示,粉丝们对他们推出的文创数字藏品认可度很高,这也有助于文创数字藏品标准化和规范化的提升。“现在看到大多数还是一些著名博物馆、大馆,应该多给中小型博物馆创造机会,他们也有很多好的藏品,让他们在文创数字藏品上多发挥一下自己的力量,共同推动整个版权还有标准化的进程。”

有关机构发布的数字藏品价值指数显示,2022年1月已经过半,但1月的数字藏品指数已经超过前两个月,显示出数字藏品市场在2022年的强劲发展趋势。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勇坚看来,数字藏品市场之所以特别火爆,因为这一新事物解决了以往数字化艺术品唯一性的问题。

“原来我们说数字化的产品不值钱,是因为它可以轻而易举复制,但是现在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,它的数字化产品跟实物产品一样能做到唯一性,这样的话它就能受到大家的关注了。从国内外市场来看,很多数字藏品刚发行出来,它就已经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增值空间,引发了个人也好,企业也好,机构也好,想加入这个市场。”李勇坚分析。

哔哩哔哩此前发行的“鸽德”还未公布转赠协议,就有不少数字藏品意向藏家在交流QQ群中出价,给原价0.1元的“鸽德”头像高达1000元以上的报价。2021年6月,支付宝发行的敦煌飞天数字藏品,原价19.9元,目前价格维持在2000-3000元。

对于目前市场泡沫化严重的情况,顾费勇说,不会去鼓励炒作之风,泡沫大了对整个行业都没有好处。“我们做的数字产品从来不卖,都是赠送形式的。行业里一些玩家现在在大肆鼓吹炒作能赚多少钱,引起市场的一些躁动,也把这个风气带起来了。过一段时间,我相信慢慢会进入到一个平稳状态。真正有价值的作品,它能够被市场认可保留下来,仅仅是属于炒作的那部分,我觉得归零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李勇坚表示,目前很多优质的数字藏品处于供不应求阶段,一部分人看见数字藏品全面涨价,就开始跟风买进。市场火爆的背后其实也应该看到数字藏品本身也有不可控因素。

“现在我们在法律上还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,数字藏品可不可以进行转卖。如果说数字藏品只是一个收藏品,而在法律上对于它的可流动性又没有保证的话,它的市场价值,它未来的市场肯定都会影响。炒作、投机、跟风这些情况的话,肯定对于这个市场的价格形成其实是不利的。如果说供应量上来以后,我觉得它的价值可能会波动越来越大,这样的话对于整个市场可能会形成一定的影响,这也是一个潜在的风险。”李勇坚分析。

[中东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